啦小黑猫

《凹凸世界》的一个黑粉

【(伪)嘉桃】圣空星没有秘密(一)

•算是长篇了,但情节简单,我会尽量写完
•用景物体现桃瑞丝几年来的心路历程
•设定均属于胡编乱造,不要当真

  〈婕茵达的旅行日记(圣空星篇)〉
  圣空星没有冬天,没有雨。
  那里似乎是永远的艳阳高照,天空明澈得像一面镜子,甚至可能是沉入水中的那种,它更清,更远,更光彩溢目,仿佛能把陆地的一切清晰地印在上面。在这样的天空下,阳光本该更肆无忌惮,更放纵和狂妄,但那些来自诺拉恒星的,狂躁的,夹杂着宇宙中不知名颗粒的阳光在到达地面前,就被厚厚的大气折散、吸收掉了,所以当你站在地面时,尽管并无阴影的庇护,你感受到的也仅仅是通亮,而不是燥热和烦闷。
  在少有的飘着云彩的天气里,抬头看,一轮圆的出奇,亮度吓人的大光斑在天上拼命地闪啊,照啊,生怕被吞没似的,我想,这种吞没太阳的幻想,估计是我被那一圈圈飘忽不定的光晕迷惑的结果吧——毕竟这里实在是太亮了,以至于我怀疑是不是整个天空都在自主的散发光芒——那些光圈绕在恒星外边,越往外,它们之间的间隙就越大,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你或许能在大地消失处的上方看到一带极为透明的,带着细微弧度的线条,而离它最近的另一条,已然升到天空的一半处了。
  我不懂是什么原理造就了圣空星这样的景观,但有一点能肯定——我在宇宙里观望诺拉时,它看上去可和其他恒星没有半点差别。
  宇宙里的诺拉,把半个圣空星照得清莹秀澈。诺拉的边缘是毛蓬蓬的,红彤彤的,而圣空星的边沿却因为大气的存在而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我有幸在圣空星大气更为稀薄透明的季节经过这里,纯黑的背景下,若隐若现的晨昏线两侧是截然不同的风景。
  迎着恒星的那面,多半是镀金的闪耀,混合银白的不规则结晶体,在亮蓝色的波浪里,或是聚成一片高高突出,或是连成线条自由屹立,或是零落成斑驳的岛屿孤独的飘荡。纱雾一般的,滴着露珠的蛛网一般的气层笼罩下来,将星球的繁华和活力牢牢锁在里面。
  背着恒星的那面,却也不尽是黑暗,白色的,细小的闪光抱在一起,一簇簇,一团团地贴在漆黑的画布上,亮点周围少许光晕的延伸,使这半面的星球更显得通透和深邃。我若说亮面的星球是一件用无数斑斓多姿,玲珑剔透的琥珀玛瑙镶嵌成的艺术品,那这一面一定是一捧散落在乌木上的熠熠的钻石,它们的洁净使得乌木也跟着一起升值了。
  更让人惊喜的是,圣空星体积很小巧,那袖珍的样子,让我很容易的把它形容成神仙参加仙界舞会时随身携带的宝石胸针,它唤出流光溢彩,众神都赞叹起来,竞相为它送来金镶,珍珠,把它点缀地花枝招展。它啊,在顽皮之时不小心落下凡间,于是,“地大物博”的星星跑来,送了它明亮的豪房;“人才济济”的星星凑来,给了它劳动的成果,“芳香四溢”的星星走来,递上玉瓶里的香水,“甘如蜜糖”的星星来迟了,低着头奉上琼浆佳肴,请求它的谅解。唉,不知在它坠落那一刻,刺伤了多少摇尾乞怜之徒的双眼呢?
  尽管我极力描绘圣空星的多彩,我也不得不承认,它拥有的绿色太少了。圣空星没有一望无垠的绿油油草场,也没有漫山遍野的花草植木。它的每一块地表都好像被塞得满满当当。灰白色的一整块一整块的石头马路不带丝毫裂纹,和城区一起把星球包裹地严严实实。
  因此,你几乎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地表,这让我失落了好久。因为早就听说圣空星的地表并非土层,而是各异的奇形怪状的五彩石头,拥有宝石一样的光泽。
  我花了数天时间打听访求露天的地表,后来我恍然发现自己实在是愚钝——我应该早点去海边看看,圣空星人再“吝啬”土地,也不至于把教堂和宫殿建在沙滩上吧。
  然而圣空星没有海,但是有一个大湖,空镜湖,那的水清澈见底,阳光穿透水泡气泡,把湖底的层层的鹅卵石,照的斑斑驳驳,那的水看上去只有十几米而已,实际上却很深,我当然不能下去捡石头了,只好在空镜湖的“沙滩”上碰碰运气。
  眼前便是沙滩了,银白的细沙平整的安静的躺着。浪花扑上来,怀抱着闪亮的沙砾,把它们冲远,再卷回来,乐此不疲。
  无暇欣赏风景,只是抓了一把沙子,这种沙子亮晶晶的,握在手里有种暖滋滋的凉意,很软滑——但我也相信这定是一种硬度很高的沙砾,毕竟那些总是唬人的地质书就是这么写的。
  我开始挖了起来,越往下,沙土越湿润,粘在指缝间甩也甩不掉。当挖到铲子一半长的深度时,咔的一下,刺耳的撞击声溅了出来。看来我挖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一些大小不超过指头的,多半是米黄色半透明的不知名小石头,要么找不到它们,要么发现一大把一大把。拳头般大小的深红色的玛瑙石;(其实也可能不是玛瑙石,但层层叠叠的花纹让我觉得是它们无疑了)纯白色的,或带有蓝黑光泽的石英岩;各种红的,蓝的,暗淡的,闪着光的,叫不出名字的水灵灵的结晶体;它们或是一块一块粘在一起,或是一粒一粒散落在其他大石块的缝隙里,实际上,这些五彩斑斓的石头,联合着上层掉下来的沙粒,把这块土层,挤的满满实实,好像随时要冒出来。
  我揣了几块心仪的石头,把它们送给了陪我前来的热心住民,他们很高兴。这时我才恍然发现,圣空星人貌似对他们星球本身拥有的一切都有一种格外的依恋和喜爱,这些格外漂亮的石头,其实只是其他星球的最普通的泥沙,可这些人呐,把它们镶嵌在自家房屋的墙壁里,铺了一层又一层;把它们雕刻成杜鹃的形象,小心翼的摆在亮堂的窗台上;把它们精心打磨,做成可爱的簪子,送给最喜欢的姑娘。百感交集的走在街道旁,意外的发现,尽管有些建筑包裹着外来的,钢铁玻璃的外表,内部也是土生土长的磐石,我听当地人说,圣空星的所有建筑,归根结底都是由圣空星的石头建成的,就连遍布全球的灰白大道,也是星球内部岩石的杰作。
  我感慨到,这些热情的,宛如圣空星灿烂阳光的人们,是害怕遗忘这里,才拼命珍惜这里的吧,毕竟……除了这些遍地的石头,圣空星本身,什么也没有了,他的一切都是别人送来的,他的一切也都让别人羡慕。
  〈书楼训话〉
  “他的一切都是别人送来的,他的一切也都让别人羡慕……”女孩读到这里,停住了,黄白色的烛光下,她歪着脑袋换了个坐姿,一脸疑惑的样子。
  这里是一个宽敞的书楼,房顶很远,墙壁塞满了一层一层的书籍,酒红色和棕色的色调,再加上不开窗帘致使的光线阴暗,显得这里有些闷热。四处弥漫着书籍微微腐蚀的特异香气,呆的久了,也就嗅不到了。
  女孩的目光从桌上的书转移到远处,带着笑意的向那个名为小柒的侍女问道。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写的可是圣空星呢。”
  侍者踩着木梯,手忙脚乱的把书籍摆放到高处,女孩这一问,她差点跌了下来。
  “啊!——抱歉,庆桃郡主!这个……我觉得,挺不错的。”
  女孩有些不高兴了,鼓起腮帮盯了侍女几秒,然后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这下侍女更慌乱了,急忙奔过来连连道歉。
  “十分抱歉!我应该更小心一些的,不,也许是我对您的称呼出了问题……郡主大人,这样可以……吗?”
  看侍女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女孩叹了口气,道:“你才服侍我两天,都快把我一辈子听的道歉都说完了,说你多少遍了,不要总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一点圣空星住民的样子都没有。”
  “我……我本来就不是圣空星住民。”
  “你来这里之前当然不是,但现在,你就是!别让我丢了颜面!”郡主说罢,摆了一个叫她离开的手势,侍女便悻悻地走开,又去整理书籍了。
  “你把窗帘拉开吧,快中午了,我不开灯了。”
  “是,郡主大人……”侍女低声答着,哗地抬手拉开了厚重的红色窗帘,阳光瞬间涌了进来,窗外,是明晃晃的天空,和闪着光的街道楼宇。
  “小柒啊,你看,这里可是圣空星,圣空星没有什么阴暗污浊需要遮掩,一切东西都会真实的暴露出来,你可别被过去的生活吓傻了。”
  阳光斜照在郡主的桌子上,明亮之余,灰尘胡乱的飘动着,每一粒都清清楚楚。
  而我们也终于能看清郡主的模样,她看起来刚刚十岁出头,可爱的脸庞透露着一种好似幻觉一样的说不出来的成熟,黑白两色的长发中间夹有一簇洁净的黄色头发,被绑成一束舒适地搭在背后,稀有的异色瞳孔,一只是宝石红,一只是天空蓝,都带着无尽的笑意。
  “还有,叫我桃瑞丝就好了——要不,小桃吧?”
  

  【大概是一个道歉】
  吃嘉桃的小伙伴你们好!
  最近翻了翻嘉桃tag,发现了很多惊喜和惊吓。
  大家是不是都以为桃瑞丝是来自圣空星的参赛者,是元帅之女,聪慧善妒,被罗斯抢了王位。
  其实很抱歉!那个是我的人设,并不是官设!
  虽然不认为大家都会误以为是官设,(因为我码的人设还是很幼稚的)但是我还是要声明(道歉)一下。
  具体说一下发现这个误会的经过。
  去年在lof偶尔发现有人发出了我的人设,我提醒了一下,那位小可爱就删了,我也没有太在意。
  前不久在b站发现有人吃嘉桃,我就好奇问了一下,ta就和我简谈了一下桃瑞丝(千棠纪)和罗斯的关系,我意外发现和我的人设几乎一模一样,于是来lof打探一下。
  结果貌似很多小伙伴都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有人把它当成了官设。(真的十分抱歉!)
  桃瑞丝的官设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官设,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误解。
  
  我记得我一共码过三次桃瑞丝的人设,几乎是同样的设定,但说法略有不同,其中一张已经完全弄丢了。
  还剩在贴吧码的一次,以及刚刚翻嘉桃偶然看见的一张。(不然那一张也是丢了的)
  我具体不太清楚这些图是怎么传出去的了。只记得在去年,我的一个朋友好像蛮喜欢我的桃瑞丝,于是在语c扮演她(用的就是我的,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我当时也没有在意,毕竟语c私设还是不少的)
  现在想想大概误传的原因一部分是这个事情吧,可能还有其他事件,我已经回想不起来了。
  发一些代表证据的图,麻烦注意一下时间。1.2是在贴吧发的,3是我刚刚在lof发现的(也是我码的)4是评论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吧……如果还是想使用这个设定,我也不会不同意的。(其实我觉得这个人设还是有点幼稚的)